一两年糕

如今月如钩 海棠消瘦 一叶知秋

2333
是的就是这样!!
还有私信的小伙伴无敌可爱!!!

沈家御用闲人:

会心一击那种

蘭浔:

陈大大大大大欢:

是的是的是的!虽然有时候没有回,但真的都有看!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!!!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!!!

Shawty.:

是我,我爱评论

百年大揪树✨:

是是是!评论我就是爱我!

努力画画的小羽毛:

是这样

冰冻的小姐鱼:

是这样的…… 

宵旬:...

【男神x你】越过道德的边境1#早恋二三事#叶


*复健
*嫖一波大的
*男神的少年时代
*ooc哈哈
*叨逼叨细水长流

*叶修篇请配合林宥嘉《想自由》食用

&叶修

叶修是你死缠烂打而得来的男朋友。

你们在空无一人的教室接吻。或者在午间树影婆娑的明亮光影里,或者是在黄昏夕阳紫红色的微风中。

你喜欢他,喜欢的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。看他的时候,你总觉得要溺毙在他懒懒散散漫不经心的轻笑里。他一个眼神,一句调笑,就让你心如擂鼓。

倒追了三年,从初中追到高中,你想,这样的自己是没有什么尊严的。总有些患得患失、惶惶恐恐。看到他和别的女生多说一句,你都紧张的忍不住握拳。

叶修注意到,后来就慢慢几乎不和别的女生交流了。他不说什么,也不提这些。

你还记得当时他终于答应你告白的无...

叶止叶行.1

叶修弹弹烟灰,神情很淡,说:“你好样的,刘皓。”

“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”刘皓神情慌乱,视线挪开看向走廊的壁角,但一瞬间转变成恼怒,声音陡然尖锐起来,“叶队长高高在上,当然不会理解我们这些凡人了!可是呢?!昔日的斗神是嘉世的罪人!我是为利又怎么样?”

他冷笑,得意掩都掩不住:“叶队清心寡欲,落得这样的下场,哈哈!叶秋,你已经老了!”

叶修淡淡看着他,在烟烧到指尖之前搁到窗帘下的烟灰缸里,冲他点了点头,但是眼神却极为漠然,似乎已经越过他,目光落定到不可寻的一处去——那种让刘皓敬畏又恶心的眼神——叶秋他凭什么?凭什么想看蝼蚁一样看着他们?!

但没等他酝酿出更诛心的话来,叶修转身离去,步伐稳健。刘...

周叶|吃

被LOFTER屏蔽的感觉

如同被捉奸在床

唉不老歌VIP还得几天试试微博吧

戳我

【叶皓】退役后的日常w

写完后发现点文什么的还是要任意发挥(x
关于咸甜之争和傻白甜什么的www
------

刘皓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,满脸阴沉,穿着家居服,身上还带着些没消下去的印子。猫摇摇晃晃地走过来,缠着他裤腿咪咪地撒娇,蹭了主人一腿灰,绕了两圈打了个喷嚏,把自己震的一抖,被刘皓嫌弃的一脚踹了个跟头。

叶修套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来:“刘皓你别欺负小动物哈!”

刘皓炸了,怒喝:“闭嘴!”

叶修一缩脖子,躲到厨房里去了。昨天刘皓不高兴不想出门,把出门买菜溜猫的重任交给了他,他就叼着烟下楼去,谁知道回来的路上猫跑不见了。猫当初是他捡的,可刘皓比他还稀罕这猫,成天猫长猫短的,要他说本来就是流浪猫放外面一晚上也不会怎么样。于是买菜回来...

【黑瓶】石桥镇(二)

石桥镇(二)

第二天天还未明,齐黑瞎就被一阵饭香勾醒了。迷迷糊糊睁开眼,张起灵搬了个板凳坐在对面小房里面,灶上热着饭,炉里熬着药。齐黑瞎翻个身,还困着,四周却又热闹起来。塘里远远传来鸟叫声,水声,远处女人叫孩子起床的声音,卖豆腐的吆喝声……齐黑瞎打个滚儿翻起来,跑出巷去一泡尿撒给了芦苇,惊起几只白鸟。便觉神清气爽,忍不住嚎了一嗓子,这下糟了,连狗都被他扰起来。狗叫蔓延开去,鸟扑棱棱打着翅膀躲到荷花塘那边去了。齐黑瞎满意地一笑,跑回去,跑到院口,看见里面有个女人在择菜,又踌躇着不敢进去。

那女人真是好看,清清秀秀的,一张脸白的失了颜色,唇色也淡,显得几分病弱之像。但那眉眼,又秀美的如同远山一般,清清...

【黑瓶】石桥镇(一)



忐忑着挖坑了……
初衷是两百粉点文来着,妹子点的校园,我打了擦边球。怎么感觉一不小心又要写长?
我很惆怅。

石桥镇有三十七条河,有六十二道石桥。清清的溪水从镇那头柔柔流过来,漫过大片大片的芦苇,漫过水鸟柔软洁净的翅羽,慢慢淌入白墙黛瓦下。水色淡淡的,舟楫摆过街巷与廊桥,陈年的木桨激起水花。镇的东头便是私塾,镇里的少年孩子都在那里识字。

齐家是没落的贵族,不知从哪里来。齐黑瞎是齐家的小少爷,带着一股不同于江南水镇的落拓脾气。石桥镇的女孩子柔的像芦苇花,男孩子晴朗的像水底的溪石,石桥镇的人都是慢悠悠的快活的。黑瞎子像是北方草原的狼崽,一下掉进来,把男孩子女孩子吓地如同受惊的水鸟。

但没人去齐家告状。齐家在镇...

【叶皓】三十三岁的深海(十三)

(十三)

26.
那是刘皓转会到呼啸的第一天。他在酒店房间里,慢慢穿好新买的衣服,擦亮皮鞋,他走到镜前,却发现里面的的人和一年前几乎没有变化。低沉,阴郁,眉眼苍白而刻薄。

不是已经忙碌地做了很多事情了吗?

努力地向上爬,扫清路上的障碍。被放弃之后没有气馁,努力地展现自己的实力。那样的得体、成熟、理性、饱含野心,像个大人一样去争取想要得到的。为什么到如今还是两手空空呢?

刘皓抚平衣领,别开眼睛,走回到床边坐下。夏末的大风卷起沙尘,在窗外低鸣。

是什么时候长大了的呢?愤怒而惊诧地成熟了,环视四周,发现这个世界那么现实,真诚廉价,而两面三刀者如鱼得水。一次次在深夜咬牙切齿,在白昼来临时又扭曲着脸拾起故作姿态,世...

【叶皓】三十三岁的深海(十二)

(十二)

24.

第八赛季将在两周后开始,而[刘皓]大概这周就会到,其他人也会陆陆续续地回嘉世。刘皓愣瞪着电脑屏幕中呆立的魔剑士,右手握着鼠标,左手揣在衣兜里摩挲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。他是熟悉战法,也曾经自己练过。但他根本不可能伪装成叶秋。现在让他焦急之余生出庆幸的,居然是叶修注册之初用的是叶秋的名字。

“龙牙!”

叶修笑着凑过来看刘皓的屏幕,把腰上软肉遭到突然袭击差点儿跳起来的斗神大大挤到一边,两只手已经摸上了键盘和鼠标,操纵白夜行打了一个角度刁钻的滚儿:“不能因为赢我很容易就走神啊队长!刚刚那个浮空怎么连出来的?我都看不到你。”

刘皓回过神儿来,少年毛茸茸的后脑勺就蹭着鼻尖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叶修推...

#黑瓶#失约。关于结局与番外的一点解释

关于结局与番外的一点解释

文中所出现的黑瞎子实为黑瞎子本体死前非故意物质化出来的。本体瞎子死前想到“这样下去,可真得失约了啊”。在那时黑瞎子已经非常明了活下去的机会微乎其微,但他仍然对未来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,这种现实与强烈渴望的矛盾促使他在张起灵出青铜门时一人远走,最终死于荒冢之中。

至于为什么会物质化出来一只黑瞎子,这只黑瞎子为什么带张起灵到这个墓穴并陷其于死地,原因在于这只黑瞎子和本体的差异。首先,他不拥有过去的记忆,相当于降生到这个世界便已几乎是暮年,其人格的不完善与近乎孩童的片面执着、和匮乏的思辨能力导致了这样的结局。黑瞎子在带张起灵到达荒冢之时先毫无意义的转悠了几天,因为他在犹豫和迷惑,...

1 / 7

© 一两年糕 | Powered by LOFTER